“成都新津岷江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在與成都凱眾投資有限公司達成小貸協議過程中,不給凱眾公司以合同,并且操縱借貸合約,借機從事非法操作、更改內容等,嚴重涉嫌‘套路貸’。這不僅是違規而且是違法行為,應該給予..
您好,歡迎光臨紹興門戶網!
會員登錄會員注冊

關注:??國內  娛樂 旅游  健康  圖片新聞 ?  視頻新聞  氣象  教育  紹興  諸暨  嵊州  新昌  論壇  微博  公告
四川新津一小貸公司涉“套路貸”引法律專家質疑
發布時間:2019年06月14日    點擊率:189次    共有0條評論
“成都新津岷江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在與成都凱眾投資有限公司達成小貸協議過程中,不給凱眾公司以合同,并且操縱借貸合約,借機從事非法操作、更改內容等,嚴重涉嫌‘套路貸’。這不僅是違規而且是違法行為,應該給予嚴厲查處。”最近,法學博士李開發、劉計劃、馮軍,中國法學會會員、湖南省民商法研究會前理事溫毅斌,著名律師、央視《法律講堂》講師胡娟等多位法律專家在論及成都新津岷江小額貸款有限公司涉嫌“套路貸”之事時一致認為。

       
 
2014年6月12日,成都凱眾投資有限公司與成都新津岷江小額貸款有限公司雙方約定借款,凱眾公司向岷江公司貸款700萬元。2014年6月13日,岷江公司履行借款合同,向凱眾公司支付700萬元。凱眾公司對岷江公司還款按照岷江公司負責人易某要求,打入案外人徐某個人賬戶。雷凱(凱眾公司法定代表人)、熊焰高、何素琴提供個人無限連帶責任擔保(人保);熊焰高、何素琴以其6套房地產作為抵押擔保(物保),簽訂了抵押合同并辦理了抵押登記手續。
 
其一,成都新津岷江小額貸款有限公司與成都凱眾投資有限公司達成小貸協議過程中,不給凱眾公司以合同,嚴重涉嫌“套路貸”。岷江公司操縱借貸合約,借機從事非法操作、更改內容等。這不僅是違規而且是違法行為,應該給予岷江公司這一行為嚴厲查處。法院和工商應當認真查處。
 
其二,岷江公司和凱眾公司口頭約定高額利息為3.2,但在合同中約定的利息是1.1%,實際按口頭約定執行。這也是“套路貸”。在證據鏈第56—58頁中,岷江公司實際收取還貸人3.2%的月息,在合同中卻不見到,明里暗里兩套算法,實際收高額利息。涉嫌嚴重違法。

      
 
其三,根據雷凱與熊焰高介紹及證據鏈材料,岷江公司為了收取高額的違約金,在貸款以后的過程中,據凱眾公司介紹,明明凱眾公司愿意先還300萬元,但岷江公司故意關門,不接電話,不回電話。這說明,岷江公司有可能是一起虛假訴訟,是一起串通合謀的侵犯他人別墅財產權的刑事案件,請公安機關立案偵查。
 
其四,典型的“套路貸”違法犯罪行為,以公司領導電話交代的由頭,約定將公司的款項還款多次轉匯給徐某個人,岷江公司在收回貸款過程中,有203萬元是利息指令匯入個人名下(見證據鏈56—57頁),涉嫌逃稅約40萬元,構成偷逃稅款罪。另外,岷江公司在其它企業的放貸過程中,可能還涉及偷逃稅款,建議有關稅務部門認真查究,絕不放過違規違法行為。一旦查明屬實,即認真打擊。
 
其五,岷江公司起訴凱眾公司及保證人,法院作出判決,給付剩余本金600萬元,利息、復利、違約金、罰息為人民銀行公布同期同檔的4倍計算,從2015年5月2日起計算到本判決指定履行期屆滿之日止(判決書生效之后的10日)。而根據凱眾公司陳述,2014年9月13日到2015年4月17日,凱眾還給岷江公司303萬多元。判決書認定其中100萬元是還的本金 ,那么700萬元的借款在7個月內收取了203萬元的利息。計算一下,年息就是49.7%,高出最高法規定的24%,也高出36%自治利息。很顯然,這是一起高利貸和套路貸,是最高法院明確的違法犯罪行為,應予以打擊。

      
 
眾所周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是2015年8月6日發布,自2015年9月1日起施行。就是專門針對本案這種高利貸、套路貸擾亂我國金融秩序,把很多人害得家破人亡。本案判決于2015年8月13日發布的《關于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干意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查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三十三條規定:“本規定公布施行后,最高人民法院于1991年8月13日發布的《關于人民法院審查借貸案件的若干意見》同時廢止;最高人民法院以前發布的司法解釋與本規定不一致的,不再適用。”第二十六條規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未超過年利率24%,出借人請求借款人按照約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第三十條:“出借人與借款人既約定了逾期利率,又約定了違約金或者其他費用,出借人可以選擇主張逾期利息、違約金或者其他費用,也可以一并主張,但總計超過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綜上不難看出,法官判決此案時,顯然是知曉2015年8月6日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查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此案2015年8月22日開庭,如果判決不搶在2015年9月1日前判決,就只能判決不超過24%的利息。民訴法規定,一審獨任審判審限3個月,而本案四天之內就判決結案,審判效率高得不由得令人合理懷疑是原告與法官在一起做的局。岷江公司涉嫌串通法官要規避最高法新出臺打擊高利貸、套路貸的司法解釋,實際上在支持違法高利貸、套路貸。這個判決與中央金融工作會議的精神相違背,這是不能容許的。

       
 
其六,在查封拍賣過程中,岷江公司涉嫌串通個別法官多處違規。一是對拍賣別墅的產權房屋之外的添附物,如名貴樹木等價值約800萬元的產業未給評估。土地上的附著物不僅僅是建筑物,植物也屬于附著物。在民法上叫做添附物,屬于土地物權的一部分。拍賣土地時應該對土地上的無法移動,或者移動后嚴重貶值甚至完全喪失價值的所有添附物隨同一起拍賣,才符合民法和物權原則;土地上的添附為房屋、樹木、花園、路面硬化、道路、圍墻、擋土墻、大門、涵洞、電力設施、水電管網等等,在土地拍賣時,都必須一并進行評估拍賣。如果對于添附物這個概念不理解,房屋的添附物典型的就是房屋的裝修、屋頂的瓦片等。本案中別墅里的裝修是否納入評估拍賣,不得而知。
 
二是對別墅擴建的170多平方米住房,執行中的評估拍賣有嚴格程序。房產登記面積524.87平方米,實際為700平方米,這其中可能有違建。如果建設部門不認定屬于違建,法院對多余的170多平方米房屋不應視而不見,應做出處理,一并拍賣。
 
三是據熊焰高和何素瓊介紹,拍賣造成首飾損失、往來欠條損失100多萬元,室內的高檔家具用品損失約760萬元左右。這些問題法院應認真查辦,落到實處,不能模糊處理。

       
 
其七,當事人雷凱等陳述,2015年8月26日上午九時,約在岷江公司見面,隨即到律師事務所,隨即到法院,隨即開庭。那么,法庭的程序呢,法庭的通知呢,法庭的準備呢?這一問題應給社會一個回應。
 
其八,關于新津法院對企業經營者戴上老賴的帽子的問題,最高法有明確的標準。打擊老賴,是打擊那些欠債不還,列入失信人名單的人,這是有嚴格限制的。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公布失信被執行人名單信息的若干規定》第一條的規定,雷凱和熊焰高顯然不應當被列入失信人名單。因為他們借款時就提供了可靠的財產擔保,如果還不起貸款可拍賣資產予以清償。最高法的六條關于失信人的內容,雷凱和熊焰高無一涉及。所以,雷凱與熊焰高應當立即從失信人名單中除名,以維護和保障民營企業家的合法權益。

     “雷凱和熊焰高可以有抵押物足夠清償所說的債務,對雷凱和熊焰高的處罰違背了最高法有關規定的精神,對民營企業家造成了傷害。”李開發、劉計劃、馮軍、溫毅斌、胡娟等多位法律專家簽署的一份《法律專家意見書》最后指出,我們應當保護民營企業負責人的企業生產經營自主權,保護企業的經營活力,不得擅自擴大失信人條款與打擊范圍,這是最高法的原意。如果有意擴大老賴和失信人的范圍,侵害民營企業的正當權力,讓民營企業求生不得,可能涉嫌濫用權力,應當引起上級領導的足夠重視。(劉勛)
 
來源:中新在線
更多
發表留言
發表留言請先登錄!
免責聲明:本站發布的信息和評論純屬網民個人行為,并不代表本站立場,如發現有違法信息或侵權行為,請直接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時內作出處理!
欄目導航
活動推廣
国外彩票官网